Past | 展覽回顧
 
The Underglaze Red Porcelain -
WANG Hsin-Tu Solo Exhibition

重金出擊 王新篤 釉堿麛▽僮荇i

 
Date | 展期 2015. 12. 17 - 2016. 1. 22
 
About WANG Hsin-Tu | 關於藝術家
 
Works | 作品欣賞
 

  堪稱中國瓷器中極品的釉堿鶠A源起於元代官窯,卻因燒造困難及戰亂,使其技藝曾在元、明、清三朝就斷代過三次,如今流傳於世的釉堿麛▽馱痐坐S少,素有「千載難逢釉堿鶠v之稱。
   科技發達的今日,未能造就這項專屬於中國的傳統藝術;然而,以重現釉堿鶿飢虓~的王新篤,克服材料的重新考究與配比、氣候變遷、窯火中溫度以及窯內空氣對流等重重因素,用生命淬鍊出一件件釉堿齛諞~。王新篤釉堿麛▽鼎珒眶o出的結晶寶光,再現中國瓷器「正紅」之風采,它們成為追溯瓷器淵遠文化脈絡之最佳寫照。  不同於一般的藝術創作,瓷器的製作工序難度甚高,其中尤以釉堿麚蘁椐V色成色最難之技術;釉堿鶗眸椰b高達1280度以上之高溫才有機會窯變顯色,溫度不夠釉堿嚽蒹癒F溫度過高則揮發變淡,要成為中國正紅,並非人人都能達到。因此,一件釉堿麛▽髡言\與否,只有在開窯的剎那才能知曉!由此可見,釉堿麛▽馴i謂中國瓷器界的上乘珍品,由歷代帝王及世界級博物館珍藏。
  雖然王新篤從事窯業已長達43年,但對王新篤而言,每一次將彩繪完成之坯體送進窯燒,都是讓他膽戰心驚的挑戰!看似傳統的瓷器藝術,王新篤更期許能賦予它新的詮釋方法和意義。2016年薈萃於現代畫廊的「重金出擊-王新篤第25回釉堿麛▽僮荇i」除了展現釉堿齛賵麰楫鬘~,更可見藝術家於多方面的突破;王新篤打破各色釉藥成色溫度不同之限制,釉下多彩一次燒造,使釉堿麛▽麂咱X傳統之單色面貌。大面積金彩於釉上釉下穿插運用,更凸顯瓷器色澤層次華麗且隆重之氛圍。除了釉色的運用之外,藝術家還利用了琺華來增添瓷器表面的立體面貌;這曾經罕見於民間的細緻泥漿「琺華」於瓶身勾勒出的線條,猶如附著於瓷胎上的浮雕,昇華了主題的力度,使其瓷器精美不言而喻。

 
王新篤釉堿麛▽僖S展「重金出擊」
文/王新篤

  第25次個展對我來說是一次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如果你是在我第一次個展才出生,那麼我從那時算起一年一次的展出,到今年第25次的展出,你也有25歲了吧!何況我不可能有一年一次那麼密集的展出,那就是意謂著我從事陶瓷的工作至今已經有43年的歷史了,在我個展25次以前是在我生命計劃中的展出,但在我25次個展之後一切都隨緣了,如果我們有機會再見面的話,藝術工作帶給我美好但同樣的也帶給我夢魘,我想我需要時間好好的休息一下,同時把美好的留在心裡,把夢魘丟在腦後,不管在我生命中曾經幫助過我,鼓勵過我或是指責過我,毀謗過我的人,我都謝謝他們陪我渡過了以往的每一天。

  在這第25次個展中,我特別用了一個主題「重金出擊」,其實它們包含了二個重大的意義,中國的收藏家馬未都先生在他的電視節目中解說關於釉裡紅中有提到:「他說製作釉堿麛▽鼓漲言賒黕N比製作任何瓷器高出了許多,因為它的損耗力太高了,製作的成本也高,其實他說的這些話一點也不為過,事實上製作釉堿鶞漣x難度比他形容的更勝於千百倍,畢竟他也不是燒造釉堿鶞漱H,釉 紅燒造困難度何止於在燒造而已,其中千百個條件我已經在以往說了很多,其實對於燒造釉堿鶗t一個苛刻的條件是氣候,這也是他所未提到的,這幾年來地球氣候的變遷,世界各國都有感受到,有關於農作物的減產,乾旱與水災的發生大家都很注意,我想應該不會有人去注意它對窯業的發生吧!但的確氣候對窯業影響是很大的,直接或間接影響燒成率也不算小,尤其是像我在燒造釉堿鶞犒L程中感受特別深刻,釉堿鶡b燒造的過程中需要靠著穩定的氣候調整氧含量的因素也非常的重要,有時候窯燒到一半時突然覺得窯堶惜黤K的氛圍不對了,這時還要忙著調整;常常會顧此失彼,結果當然也會出現了不好的結果,而這種結果在往後也會常常發生,所以在歷史上釉堿黦|失傳,氣候的變遷是佔了極大的因素,當然也從來沒人提過這個問題,如果可以提高成本,而燒造出成功的釉堿鶠A那麼這樣的代價我是很願意付出的,但是我想天下沒有一個人跟我保證其結果是好的,企業家們都很重視他們所投資報酬率的本益比,那麼釉堿鶞漣賳窸纗S率對藝術家而言幾近於零,那它不是重金什麼才叫重金?再來我們再次轉回釉堿鶞漸D題,從八百多年前釉堿鶞漸X現至今,我們幾乎未曾出現過釉紅加上金彩,從以前官窯龐大的資源要做金彩其實比我們現在容易多了,而我所謂的釉堿鶗[金彩指所謂的當時的青花和釉堿鶡茪w,而不是像我今日所做的釉下多彩,其實我也在追究這個原因,而最大的答案是以前官窯能燒出一點帶紅的釉堿鶪w經算了不起了,更何況要將有紅色的釉堿儹棜n進窯再燒造一次,誰也沒膽子去試,搞不好那時連小命都丟了呢?其實這是有道理的,因為氧化銅是非常不穩定及活潑,它在溫度不是很高時便開始與氧氣作用了,難保再度加溫時其顏色不會跑掉,所以這也是氧化銅做著色劑它本身物理跟化學的特性,除非捨棄以氧化銅做為著色劑,那麼這麼一來它也不叫做釉堿鶪F。在釉裡紅歷經了幾個世代以後,我們也真的能看到釉堿鶗[金的出現,要說科技的進步也好,或是知識的進步也好,這畢竟讓釉堿鶞滷m繪史上留下了一頁,畢竟釉堿鶡面葽|再走進歷史的洪流之中而消失,這也是我為什麼會用重金出擊做為展出的主題。

  在這次個展燒窯過程中;竟然發生了窯爆,這讓我不得不想到是否要退出了?這是我從事陶瓷工作43年來第二次發生窯爆,記得第一次時我還年輕,沒什麼感覺,也不會害怕,但這次我終於感到了生命受到了威脅。而這次窯爆並不是在低溫狀態,而在高溫狀態,當然窯爆的原因很多,大部份都在低溫狀態;相對的危險性也沒那麼高,其實有很多莫名的因素會造成在燒窯過程中的一種危害,尤其是大型的瓦斯窯,也只能說窯業這行飯真的很難吃,難怪一年比一年沒落,人才人力一年比一年少。而釉堿鶚Y將再度走入歷史已是不爭的事實,這短暫的一抹紅色看盡了歷史人世的興衰,高興與悲哀,也希望後世的有緣之人能夠再度的探尋這一抹曾經用過多少人力、物力卻還留不住它的紅。

 
 
 
 

 
 
 
 
 
     
聯絡我們